|
高平网  地名故事   >正文
[ 打印 ]

麦香奶油面包的悲惨遭遇

发布时间: 2019-12-17 10:25:23来源:

随着一阵熏人欲醉的芳香,我――一个香喷喷的麦香奶油面包热腾腾地出炉了!且被放在一个盘子里,摆在了一张大桌子上。

“嗯,如果好运的话,我会很快被人买走,然后就可以到人类的肠胃里去做‘贡献\\’了……”我正想着,忽然一只大手把我拿了起来,放进一个袋子里。之后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过了好久,我忽然觉得眼前出现了一道亮光。我仔细一看,原来我已被人摆上了餐桌!“没想到我真的那么好运,可以那么早就被人买走,用来做‘贡献\\’了。”我高兴地想道,却不料听到了这样的一个声音:“讨厌!怎么又是麦香奶油面包?真难吃啊!”

接着,我就被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拿了起来,用力地一扔~~~~我被甩出了窗户,掉在……啊!大街上!!我吓得“哇”的叫了起来――如果我可以的话。跟着,就是重重地“啪”的一声――我落地了。“好痛啊!”我埋怨道:“幸亏不是很高,要不我就惨了。”然而,那个声音却在上面笑着说:“哈哈,真棒!平抛运动,是自由落体和水平匀速运动的合成!”

“唉~~”我不由得叹了一声――如果我也可以的话。我明明记得,我的祖先――麦香馒头、麦香包子、麦香椰包……跟我说过,在它们那个年代的人,能有一口饭吃就很不错了。面包这东西,简直就是个奢侈品,珍贵得不得了。可怎么一到我这里,就发生了变化呢?唉,世界变得真快!

“人生苦短~~~”忽然一阵歌声把我的思路给打断了,原来那是一个留着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在向我这边走来。嗯,从他的形象、衣着、歌声、表情……来看……足以证明他是个流浪汉了。

“既然是流浪汉……”我高兴地想道:“那他就肯定很饿了,嗯,没准还会很快把我送进他的嘴巴里呢!”

果然,那个流浪汉一看到我,就两眼发光,激动地跑过来把我从地上捡了起来。

可是,他并没有很快地把我吃掉。相反,他把我高高地举了起来,然后~~~~~狠狠的摔在了地上,接着就是使劲地踩呀踩呀踩~~~~~他还边踩边骂:“臭东西,谁叫你过去老折磨人?告诉你,现在老子不吃你这东西了。我天天都可以呆在那些贪官家门口或是围着他们转,到那些豪华大酒店去,就可以吃他们扔出来的那些龙虾、鱼翅……比你这要高级一万倍!!!他妈的,真混账,上任不到一个月,居然就吃起大鱼大肉来了。咱们老百姓的钱财,都给搜刮干了,真他妈狗娘养的……”骂完后,他还使劲地、再踩了几脚!这才满意地离开。

他倒满意了,可我呢?唉,我已经被他踩得“面目全非”,变得个稀巴烂了。呜~~~俺的悲惨命运啊~~~~!

这时,有几个小学生走了过来,看到我,他们居然很高兴,就像那个哥什么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笑得见牙不见眼地朝我走了过来。“嗯,他们想干什么?”还没容我细想,就有一只脚向我身上踢来了。接着,又是一脚。哎呀,他们把我当成那个什么什么球了!我想大喊“救命”,却不料又是一脚,得,我掉进一个臭水沟里了。

“唉,臭水沟就臭水沟吧,”我自言自语道“起码,在这里不会再有人嫌弃我。”“谁说我是臭水沟了?”突然一阵声音从我背后传来,把我吓了一大跳――

如果我也可以跳的话。

可是,当我很努力地把身体转了过去,一看,咦?奇怪,什么也没有啊?那么,刚刚是谁和我说话呢?

“是我。”又是那个声音。

“你是谁?”我发挥了那个什么“不耻下问”的优良传统。

“小河。”

“小河?”

“就是你所说的‘臭水沟\\’。”

“那你怎么又叫小河?”我不解地问。

可是问题才刚说出来,我就后悔了――也许这是人家的别名呢,我怎么这么多问?谁知,小河却大大地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其实我本身是一条河的。河,懂吗?”

我摇了摇头――如果我还是可以的话。

“唉,也难怪你不懂……我想,如今的人类十有八九也都是不懂的,他们也许连见都没见过。因为我们河系家族从上上个世纪起就大大地减少、失踪了……如今,也只剩下我这么一条河了……”小河又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们本身都是很干净很纯洁的,我们这里也有着许许多多的居民,鱼呀虾呀水草呀鹅卵石呀等等,可是后来……”

“后来,不知怎么地,人类开始对我们进行了大肆的破坏。不仅抓走了我们这里的居民,还往我们这里扔垃圾、排放污水……我的很多兄弟姐妹就是被他们这样折磨得很惨很惨……最后一个个都干枯、蒸发、升华……全都从世上消失了……当然,我也没能逃避灾难。看,原本洁白干净的我现在被他们污染得黑乎乎的了,也难怪你说我是臭水沟啊……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我刚想安慰一下小河,却不料身上一阵剧痛,是刚才的那些伤口吗?好像不是,那么……

“你很快就会消失的了。”小河幽幽的说。

“为什么?”身上又是一阵剧痛。

“因为我含的化学物资太多了,人们总是往我这里扔垃圾、废物,什么溴、氯化钙、氯化钾……也跟着混了进来。所以不管什么东西,凡是到了我这里的,都会被那些物资所侵蚀啊!”

“那不成‘死河\\’了吗?”我开了个玩笑,却笑不出,因为我已有一部分不见了。大概是被侵蚀了,好痛啊。

“是‘死河\\’就好了,那样我也算是有点价值,哪像现在……”小河有点伤心,不,是很伤心。它居然哭了,一滴滴泪水落在我身上,很甜,和那些污水根本不一样。唉,小河都哭了,为什么人类却不哭,不懂得反省呢?

“小河……”我想再安慰一下小河,却不料已被侵蚀得很厉害了。很快,我变得越来越小,慢慢地,就失去了知觉……

最后,我眼前一片漆黑,那颜色,就跟被污染了的小河身上的颜色一样……


相关阅读:
cf辅助 http://www.225wg.com
责任编辑:
Copyright © 2008-2013, All Rights Reserved
高平网 版权所有
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-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黔)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【2010】136号